第二百零三章 极乐宫主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山中之人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二百零三章 极乐宫主

    “昊空小子,走啦,影月大人应该结束修炼了。”

    沧阳看着吃完饭后,正在跟小沧海玩耍的程昊空,看了看天色,已经旭日东升,于是大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,小沧海,下次在陪你玩。”

    程昊空见此先是回了沧阳一声,然后又对着沧海说了一句,就向着沧阳走去,然后跟着他一起前往影月的府邸。

    一路上走来,没有遇到什么事情,程昊空倒是看到了以前一直欺负自己的那几个少年,不过如今他们看到程昊空就赶紧低下了头,然后看都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程昊空对此也只是一笑而过,如今他已经引气入体,而那些少年连魔心都还无法修炼出来,他又何必对之前的事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就算要算账,也要等他们能引气入体之后,不过估计那时候程昊空都练气好几层了。

    “昊空小子到了,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程昊空这是第二次来影月的府邸,还是跟上次一样,在沧阳的带领之下,直接向着大厅走去,穿过一条条回廊,月亮门,最后来到大厅外面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刚刚停在大厅门口的台阶下,就听到影月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两人闻言没有再在外面通报,而是直接向着大厅中走去,里面没有其他人,就只有影月自己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拜见大人(师尊)。”

    到了大厅之后,两人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,然后齐齐拜道。

    “嗯,沧阳坐吧,徒儿,你过来为师看看。”

    影月挥了挥手,让沧阳自己找地方坐,然后让程昊空向她那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看你身上的魔气之纯正,竟然没有一丝负面情绪化成的魔性,果然不愧是传说中的仙心炼魔,来,这个储物袋是为师送你的礼物,里面有一些小法术,可以挑一两个学习。”

    影月神识不断的在程昊空身上探查,对于他的修炼可以说是极为满意,当即就把她之前准备好的储物袋拿了出来,扔给程昊空。

    “谢谢师尊。”

    程昊空看着手中的储物袋,就算他性格极为理智镇定,也不免有些激动,储物袋对于以前的他来说就是传说中的东西,而且这储物袋里面还有法术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被别人看到了丢人。”

    影月瞟了一眼激动的程昊空,脸上漏出一丝笑容,开口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程昊空听到影月的打趣,赶紧收起储物袋,装出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神态。

    引得沧阳与影月二人哈哈大笑起来,让程昊空不由尴尬的挠头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一座金碧辉煌,奢华无比的宫殿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才两天时间,就失踪了一位长老三名弟子,竟然连是谁干的你们都不知道,要你们有何用?”

    在这个宫殿的正中央,有着一张巨大的床,上面还挂着纱帐,隐隐可见其中有数道人影,说话的是一道男声,感觉邪气无比。

    “宫主,这不怪我们啊,如今我等出去都是人人喊打,而且如今有秘境即将开启,各地修士云集,就凭借几张传回来的画像,根本锁定不了那些人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在宫殿的下方,站着七名男子,手中还拿着两枚玉简,其中存着两个杀害他们弟子人的画像。

    “哼,把画像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纱帐中的男声再次开口,同时殿下的那名男子手中的玉简向着纱帐中飞去。

    “咦,这人很强啊,源长老竟然连一击都挡不住,此人你们不要再去找了,你们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男声再次在纱帐中传出,然后把一枚玉简扔了出来,殿下的男子赶紧把玉简接到手里,然后神识查看了一下,里面是一名看不到脸的黑袍男子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错,看她修为不高,而且修的上古之法,飞行都要靠战兽,不过她的剑不错,人更是不错,你们去把这个女修给我抓来。”

    纱帐中再次一道玉简飞出来,下面七名男子都是纷纷向着玉简用神识查看,只见里面的女子,正是骑着白老虎赤离的梦云。

    “敢杀我极乐魔宫的人,就要付出代价,哈哈哈!”

    纱帐中的男声漏出极为嚣张的声音,在他说话之时,纱帐中还不时传来几声娇柔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是,谨遵宗主之命。”

    殿下的七名男子都是恭敬的行了一礼之后,就向着宫殿外面退去。

    出了宫殿之后,外面是一个巨大的城市,其中有不少的人来来往往,不时的有人在大街上行苟且之事,好似旁若无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儿,还说什么杀我极乐魔宫的人就要付出代价,还不是看奈何不了那个黑袍人,才捡软柿子捏,不过那个女修还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七名男子把宫殿大门关上后,其中一名身穿黑色长袍,一脸邪魅之相的男子传音跟另外几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漂亮又如何,落到宗主手里的漂亮女修还少吗,如今有几个还活着,这次源长老死了,只怕他的那些妻妾宗主都不会放过。”

    这名男子同样是黑色长袍,一脸邪气,不过看起来跟死了的那位源长老关系不错,同样对着几人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诚兄,早就听说你与源老头经常换着玩,怎么,你这是开始担心了?”

    其它几人听了之后,不但没有半点伤感,还纷纷漏出邪笑,一副大家都懂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还是先出去把任务完成了在说吧,宫主的为人你们不是不知道,为人卑鄙不说,还心狠手辣,当初一起跟着他的二十人,如今就剩下我们七人,如果被他知道我们现在,在议论他,怕是通通都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这位脸上没有漏出什么表情,但是传音中的内容却让其他几人瞬间闭嘴,然后互相对视一眼,向着天空中的一个漩涡飞去,然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哼,几个老东西,要不是看你们还有点用,早就送你们去重新轮回了,不过源老东西的那个娘们确实不错,现在是我的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宫殿之中,传来男子张狂的笑声,原来刚刚外面几人的传音交流根本没有瞒过纱帐中的男子。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