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二章:其实我也不看重的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靠山是洪荒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一百零二章:其实我也不看重的

    便是神体、仙体,都不止一例的有记载,不敌同境界拥有此异象的存在。

    场面一度的寂静下来,在场的师兄弟都屏住了呼吸,看着场中的两个少年。

    这一战,或许会被记录在史册,若断尘的异象,真的是“道花开盛世”那么这一战的意义,就太大了,代表着这种异象的无敌传说,将要延续。

    无可否认,这一刻,大部分人对于此战的胜负的天平已经倾斜了,都很看好断尘。

    主要是“道花开盛世”的名头太大了。

    古史上不止一次的证明了这个异象的强大与无敌。

    即使薛坤,为古薛氏的传人,可面对这种传说中无敌的异象,都要逊色,这种异象,代表的就是不败与无敌。

    “道花开盛世”

    突然,断尘轻笑,缓缓道出几个字“这是我的异象,古史上被称为无敌异象之一,不知,古薛氏的你,可否还有信心,与我一战”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一刹那,所有人都是一震,看着断尘,目光里有惊叹。

    想不到,就在所有人都还惊疑不定的时候,他竟然开口,直接承认了他的异象就是古史上都有莫大名的“道花开盛世”

    “竟然真的是道花开盛世,这是天大的事件,无法想象,这一时代,竟然会出现这种异象,而且还是出在我宗,这是震惊世间的大消息,足以惊动无数生灵”

    有人开口,神情唏嘘里带着激动。

    于此,也有知道薛坤出身与底细的老者感叹着,看着场中的两个少年,老脸上带着疑惑。

    缓缓自语道“道花开盛世,这种异象,代表着太多,意味着无敌,不知,坤,这位古薛氏的后人,可否能够逆斩神话,让辉煌断落?”

    “无敌的从来都不是异象,而是人”

    另一边,听到断尘的话,薛坤摇摇头,轻轻开口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于“道花开盛世”这个古史上记载的异象,他也了解,也曾经看到过与之有关的记载,不得不说,确实不凡。

    但异象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,即使拥有,也不代表就无敌。

    所以面对断尘,也只是更加重视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“道花开盛世”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压力,正如他所说,无敌的从来都是人,而不是所谓异象。

    这种异象,之所以有古史上记载的无敌,只不过是拥有他们的存在,恰恰不凡,能够驾驭这种异象,一步步走向无敌路···

    若真的只拥有异象就无敌,那么那些比“道花开盛世”更牛逼的异象,是不是只是躺着,就能够走到求道路的尽头了,还修炼个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错,无敌的从来都是人,异象不异象的,其实我并不是很看重的”

    听到薛坤所言,断尘点点头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薛坤眼眸的都一刹的睁大。

    这么不要脸的人,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了,你不看重你放出异象看风景?

    这一刻,他对于断尘,已经在琢磨着,要重新定义了。

    本来的仙味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人其实一点都不仙,但脸皮是真的厚,一点脸都不要了,薛坤自认,说不出这么不要脸的话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薛坤也这么说了,直接了当,开口道“我很佩服你,毕竟,明明这么不要脸,还要摆出一副谪仙子一般的缥缈气质,真的很难”

    “过奖”

    断尘淡淡一笑,笑容灿烂,很是自得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个比他小不了几岁的少年,越发的喜欢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有趣的人,能够和他聊到一块儿,尤其是,他们还走的是相同的路,都要在聚元这个境界上,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两者笑谈,先前的剑拔弩张看起来都消失了,一片和气,可是在下一个瞬间,两人的动作却惊呆了在场人的眼球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的征兆,没有一丝的准备,两人竟然在相视一笑的情况下,直接就又动手了。

    断尘迈步,身后异象笼罩,道花绽放,周身都弥漫着道韵。

    抬手间,便是一刀斩出。

    这一刀,绝代风华,如同冥冥中的刀之大道降临,隐约间,似乎有一尊刀道尽头的无敌者挥刀,隔着万古岁月,向着薛坤斩落。

    同样,薛坤也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抬手间,石剑横空。

    一剑落,竟然斩出一只腾跃而飞的三足金乌,栩栩如生,乌首高昂,俯瞰尘世,展翅向着断尘扑杀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所过,火海滔滔,让他们的战场都扩大数倍,若不是有在场的老辈人物出手,布置下禁制,或许都要蔓延百里之大。

    大战启,太激烈了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腾跃翻飞,你来我往,胶着在一起,刀光剑芒密布···

    足足半天时间,终于,两者短暂的停手了,相对而立,这个时候,都已经很狼狈了,薛坤持剑,嘴角有血溢出。

    断尘真的很强,远超他所战的同级,像是断渊,十个都要打废,什么和其齐名,简直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这种妖孽之辈,和断渊齐名,简直是侮辱了断尘,同样,也侮辱和断尘交战这么长时间的他。

    薛坤对面,数十丈地,断尘目光里,透着火热与战意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很狼狈,已经负伤了,比薛坤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先前的缥缈都完全的消失了,主要是衣衫都有些破碎了,有鲜血渗出到白衣上,格外的刺眼,同样的,嘴角处,也有血溢出。

    “你很强”

    断尘开口,看着薛坤,无比的兴奋,这么多年了,终于找了一位同级值得他全力出手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差”

    薛坤咧嘴,战意依旧汹涌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断尘真的是他战的最艰难的一位对手。

    最主要是,断尘也是聚元极限,这让他莫名的感动,终于,他不用越级而战了,而是寻到了一位可以和他同级一战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或许,就是身为妖孽、身为天骄的烦恼吧?

    有时候,纵观茫茫世间,都找不到一位同级可战之人···

    “坤,已经这么强了吗?”

    只是,这个时候,一直站在一边的芜开口低语,神情低落。

    曾经说过,要一直保护坤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他,却仿佛离薛坤更遥远了,即使他高出几个境界,但若真正的一战,或许也不敌眼前的两人。
Top